說真的﹐大家都以為他們開始交往後會變得比較像一對真正的情侶。
像會在樂屋裡興興我我﹐有時拖手有時擁抱。
想一想﹐其實連碰到他們接吻的場面也不會介意的。

可是...

那裡會有人比交往前更兇﹐更會發脾氣更會罵一個據稱是他戀人的人啊﹖
是二宮知道了相葉對他的感情後開始得寸進尺嗎﹖
原本想利用碰見他們熱愛中的模樣來取笑他們﹐沒想到連見他們拖手的場面也沒有﹗﹗

如果相葉也受不了也對二宮反駁﹐那也勉強可以稱是戀人間的吵架﹐床頭打交床尾和。
可是他就偏偏極好脾氣的﹐什麼都順著二宮的意﹐
現在的情形根本就是相葉老被二宮指點被二宮欺騙嘛﹗



※※※※※



討論後﹐決定由正義派的翔潤二人組來開始審問。



樂屋裡除了拍攝中的大宮SK之外﹐全員到齊。
拍攝工作剛完畢的相葉正在等著二宮收工一起走﹐換衣服後拿出與松本完全相反的白色DS LITE﹐準備和電動苦戰。

就在這時﹐突然發現自己的左右都被圈住。


「有什麼事嗎﹖」 相葉有點好奇地問。


「你們啊﹐真的在交往嗎﹖」 松本不滿地反駁。
本少爺可是戀愛大師啊﹐他就不相信那兩隻真的在一起。就算是﹐也絕對不是一帆風順的吧﹖





「咦﹖啊﹐嗯﹗有啊。」 相葉很暢快地回答。
原來只是想問這啊... 想著想著又準備開始玩游戲。
那關還真的很難破呢﹐等ニノ回來一定要他幫手﹐嗯。


「開心嗎﹖你可以和我們說啊。」 倒是櫻井比較關心相葉的立場。
由一個過來人的觀點來看﹐常常被二宮欺騙得那麼慘的相葉﹐還要是比整他們三隻更嚴重得好幾倍﹐真的太可憐了。


「跟你說什麼啊﹖」 相葉滿面符號的看著櫻井﹐然後松本。 「你們從剛才就怪怪的﹐真的搞不懂你們在想什麼。」


「難道你一點也不覺得他太過份嗎﹖你這根本不是當戀人啊﹐是僕人﹗」 近來變得比較短脾氣的松本開始發怒。


「對ニノ好當然是應該的﹐可是也不用到時時讓他佔你的便宜的那種地步吧﹖」 櫻井一手按著松本的肩膀﹐一邊提點相葉。

不過也難怪二宮會那麼放肆的﹐相葉根本就是個完美的M嘛...


「咦﹖佔我的便宜﹖」


若不是因為櫻井還在制著他的手﹐不停地向他搖頭﹐松本恐怕會把他拉起揍他一頓。
相葉臉上的不解真的叫人火大﹗那有這麼遲鈍的人啊﹗﹖


「不會喔。」 相葉突然冒出的話讓他們停頓下來。 「我們這樣其實很開心啊。真的。」


開心的只有二宮一個人吧... 櫻井和松本互瞄了一眼﹐卻沒有說出口。
難得相葉這樣認真地和他們談起來﹐他們會聽到最後的。



相葉雖然看起來很公然﹐在鏡頭前什麼都會說出來﹐其實私下是不太愛談自己的私事。
若不是他覺得會對團體有所影響的話﹐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他們團體的成功之秘就是公私分界﹐以及保持距離。

一定要給每個人足夠的私人空間。你不想談﹐我不會問。

這就是嵐的原則。

他們這樣迫問相葉﹐相葉沒有立刻叫他們走開已經不錯了。
因為他確實義務上是什麼也不用說的。



「不要看ニノ平時對我那麼兇﹐其實他是很細心的。」

這樣看來不能再玩下去了... 相葉把DS關掉﹐放回包包裡。

「你們不是不知道的。你不覺得他那點和松潤很似嗎﹖雖然什麼都不說﹐不過總是注意著周圍的事物﹐當然也包括我們幾個成員。誰叫他是口硬派嘛。」

稍稍停頓一下時的眼神非常溫柔﹐也帶著微微的笑意。

「還有啊﹐雖然我們在一起了沒錯﹐不過在這裡時可是在打工啊。在工作的場所親來親去﹐太不專業了吧﹖」



真的﹐被相葉的天然打敗了......

翔潤二人組沈默。

雖然起源總是有點莫名其妙﹐卻又意外地非常有理性的邏輯。

那也是相葉雅紀的特點之一。



「相葉雅紀﹗」

相葉剛說完沒多久﹐笨蛋情侶的另一半回來了。

二宮一副臭臉的盯著他們看﹐櫻井和松本也很知識的移開了。
大野在二宮的身後打了招呼後順手把門關上﹐然後跟他們到房間裡的角落。
雖然覺得相葉很可憐﹐可是他們才不想替他面對這隻明瞭心情不爽的柴犬呢﹗


「有﹗」 反彈性的回應﹐臉上展開的笑容與終於等到主人回家的狗狗沒什麼差別。 「拍完了嗎﹖」


「嗯﹐那個攝影師真麻煩﹐一時叫我擺這個姿勢﹐下一秒又要另一個。他該事前確定想要怎樣拍攝吧﹗」 一邊抱怨﹐一邊換衣服﹐把剛脫掉的衣服隨便扔在沙發上被空出的位置。相葉也乖乖的把每件疊起來﹐免得又要勞動待會來收集衣服的工作人員。


「真的﹖我拍照時可超快就拍完啊。」 相葉輕輕地拍了拍整理成一疊的衣服。抬頭望一望﹐看來ニノ也換完了﹐連包包也已經帶上。拾起自己的包包﹐向其他成員揮手。 「那我們走了﹐明天見喔。」


「還在說什麼啊﹐我快餓死了﹗」 二宮站在門邊很不耐煩地抱怨。



剩下的三人看著依舊熟悉的場面。

高高瘦瘦的身影跟著細小稍微駝背的人兒穿過門口﹐
鴨子般的嗓子叫著ニノ不要走得那麼快啦而某柴犬迅速地反駁說他才不管。

真的和以前不同了嗎﹖



「這樣也沒什麼不錯啊。」 通常不太會出聲的大野終於這麼說。 「這才是他們的風格嘛。」



......嗯﹐也有道理。



※※※※※



直到他們到達停車場﹐二宮才主動伸出手來﹐讓相葉握住。 右手和左手非常自然地十指相握起來。


「剛才他們和你說了什麼﹖」


「啊~ 沒想到ニノ也會八卦呢。」 相葉壞心地說﹐嘴角也開始向上揚。 「只是問了幾個問題啦。」


「我不是說過嗎﹐無謂的事就不用告訴他們。」 二宮語氣顯然與剛才在他人面前時不同﹐不過還是有點沒好氣的看了相葉一眼。 「我想他們只不過是太無聊想找新玩意。」


「你也不是常常戲弄我嗎﹖」 雖然眼睛裡明顯藏有笑意﹐可是還挺正經的接著說﹕ 「如果不說清楚的話他們會繼續誤會你嘛。」


「我才不是口硬派。」 有點孩子氣地否認﹐同時也洩漏了他剛才其實有在偷聽的。


相葉沒說什麼﹐只是呸一聲笑了出來﹐用空著的手拂開二宮耳邊的頭髮開始摸啊摸。


「你在幹什麼啊﹖」 二宮拍開相葉的手﹐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沒什麼﹐只是想看看你其實是不是長了千里耳﹐什麼都能聽見。」 相葉笑著說。 描了描週圍一眼後﹐偷親了二宮的臉頰一下。


二宮終於也不禁和他一起笑了起來﹐雖然還是假裝生氣地指著被吻到的地方。 「那個呢﹖」


「停車場太暗了﹐瞄不準嘴巴。」 帶著笑容的解釋。


「我看你也需要配眼鏡了﹐相葉さん。」 二宮笑著翻了白眼﹐鬆開手輕輕的推了相葉一下﹐指著相葉的汽車說﹕「快點開車啦﹐我真的很餓了﹗」


「OK﹗」 總是喜歡偷吃豆腐的相葉快速地抱了二宮一下﹐然後趁他還作不出反應時先跳進車裡。


「你這傢伙真是...」 再次失笑的二宮搖著頭地上車。


其實剛剛相葉和他們說的話真的讓他感動了。
原以為相葉會是第一個來問他他的態度是怎麼來著﹐沒想到其他成員會先起疑問。

也沒想到他會那樣地回答。



別扭的個性是不能一下子改掉的。

----好啦﹐他其實也不太想改掉。

不過每次在鏡頭前或樂屋裡大聲罵他﹐指點他做這樣做那樣的時候﹐
真的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明明私底下相處得那麼好﹐明明是真的喜歡他的...



「ニノ﹖ニノ﹖」 相葉的聲音打掉了二宮的思想。 「你想吃什麼﹖ 你不說的話我不能開車啊。」


「中華料理。」


「咦﹖」


「我想吃中華料理。」 二宮很堅定地說﹐卻不好意思似的避開相葉的眼神。 「回你的家吧。」


相葉再次笑了出來﹐點了點頭然後把車開始倒退。 「嗯﹐好啊。」


有什麼辦法呢﹖他就是喜歡這樣的ニノ嘛。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warenai 的頭像
sawarenai

無法觸碰

sawaren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