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這是伴隨著不安用雅紀視線來寫的。]

 

翔ちゃん﹐最近很忙呢。


為了即將開幕的電影到處跑﹐一時去紐約﹐一時到大阪﹐
還有一連串的雜誌取材電視節目攝影之類......
光看他的行程表就已經看到眼花了。

雖然會覺得有點寂寞沒錯﹐不過真的只有一點點。
交往前也已經非常清楚這種情況是必定會發生的嘛。

反正他們之間的感情才淺不到要隨時有所保證或表示的程度呢。


櫻井所需要的不是什麼任性的要求﹐
也不需要多一個人來佔領本來已經很少的休息時間。

自己更加不想當什麼只懂得在家裡等待的小媳婦似的角色。
見不到情人時不會哭泣﹐想情人時不會撒嬌。

就算終於見到時也不需要任何親吻﹐不需要擁抱。
真的﹐能待在他的身邊就好。

讓他專心的看著他的報紙﹐喝著他的咖啡﹐
單憑這樣相葉就覺得很滿足了。


只不過﹐當他看著坐在不夠十公分的距離的櫻井的時候﹐
偷偷地看著他那總是帶著帥氣的五官對報紙裡的內容皺起了眉﹐
相葉不得不無聲地苦笑出來。

他﹐只不過是在自欺欺人就是了。

他﹐其實是很寂寞的。

想見卻見不到﹐見到卻碰不到。
碰到卻抱不到﹐抱到卻吻不到。

說真的﹐挺辛苦的呢。


但是櫻井已經那麼努力那麼拼命了﹐所以他也必要振作精神起來。

用知道櫻井非常喜歡的微笑對著他﹐
給他一點只屬於自己的空間﹐還有一些難得的安靜。

不過.........


「翔ちゃん﹐讓我靠一會兒﹐好嗎?」

很不爭氣的自己最後還是這麼說出來了﹐
頭也事先靠上櫻井看起來非常僵硬卻意外地舒服的溜肩。


雖然很想讓櫻井休息﹐讓他靜靜地管著他的工作﹐
到最後還是辦不到。


吶﹐翔ちゃん﹐你不是說過我可以對你任性點嗎?

所以﹐一點點﹐一點點就好﹐
讓我靠一會兒﹐好嗎?


出乎意料地感覺到櫻井的手臂環上自己的肩﹐
溫柔的回答也從溫暖的肩膀直接傳進自己的心裡。


「當然可以啊。 因為櫻井翔的不可靠肩膀﹐只會為相葉雅紀變得可靠的嘛。」


相葉再次失笑了。

平時對甜言蜜語苦手的櫻井翔﹐偶爾也有一把呢。



※※※※※



後來再後來終於移動到相葉的睡房的兩個人﹐
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繼續談天。

許久才有的難得的機會來好好相處﹐當然誰都不想這麼快就入睡。


「對了﹐昨天我啊﹐和一隻非~常可愛的白兔子拍照呢。」 櫻井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懷中的相葉的反應。

「嗯......」 憑著本能應了一聲的相葉﹐其實已經快要睡著了。


也是當然的﹐誰說他們那麼久沒有親密過﹐
櫻井卻像一點都不懂得限制似的跟他....

一想起這相葉的臉也跟著紅了起來。

櫻井那笨蛋﹐又不是不知道他們明天有VS的錄影....
雖然自己也不是不甘情願的啦..........


「真的超可愛的﹐不過....」 櫻井停了一頓﹐然後調皮似的稍微地抱緊了依偎在懷裡的人兒﹐用只有他能聽見的音量對他

說﹐「我那時一直想抱的其實是這隻兔子喔。」


「櫻井翔你夠噁心了沒有!!」

雖然是這樣無情地罵著他的情人﹐
躲藏在櫻井的頸間的笑意是絕對騙不到人的。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warenai 的頭像
sawarenai

無法觸碰

sawaren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