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有關棋子的其實沒有真的發生的
是一種虛構來反映真正進展著的劇情... 吧 XD]



"相葉ちゃん。" 松本邊說著邊把桌上的棋子移開。

"嗯。" 相葉的視線隨著那些修長的手指的動作﹐沒有離開過。

"為什麼喜歡我?"


※※※※※

領悟到相葉喜歡他這件事情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了。

五人一起下班後﹐剛好沒有節目的松本決定和相葉一起去喝酒。
雖然松本常常抱怨著說他很討厭相葉喝醉時會做什麼什麼﹐雖然他比較喜歡單獨慢慢享受著紅酒的味道。
他偶然也會想和其他人一起吵鬧的。
在那些時候﹐不找像相葉的人還可以找誰呢﹖

當時相葉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望左望右然後指著自己呆呆的說﹕ "你在說我嗎?"

"不想去就算。" 松本淡淡的說然後轉身準備離開。

相葉匆忙地拉著松本的袖子。 "不! 我去我去! 馬上去!"

到他們終於離開酒吧時已經半夜三點。
懶得各自回家找了附近一家賓館過夜時已經四點。
相葉快入睡前無意識的對松本告白時﹐四點二十分。

"マツジュン、好きだよ..."

就算醉到怎樣的話也不可能錯過相葉告白。
含糊的話帶著溫和衷心的口吻﹐閉著眼睛的嘴邊也掛著一絲甜甜的笑容。

那天晚上松本一秒鐘也沒有睡到。


※※※※※


"為什麼呢..." 相葉若無其事地自言自語起來﹐把他自己的棋子再次向松本的移動。 "嗯... 為什麼呢........."

松本很快就等得不耐煩。 "快答啊!"

"因為松潤很可愛?" 很明顯是一個沒頭腦的回答﹐松本也恨不得伸手過去啪相葉那顆絕對空蕩蕩的頭腦。 "輪到你啦。"

"哦。" 松本望著不知不覺間距離又再次縮短的棋子﹐就這樣差點遺漏了相葉的真正答覆。

"因為松潤就是松潤。 精明的松潤﹐認真的松潤﹐溫柔的松潤﹐嚴厲的松潤﹐體貼的松潤。 松潤的全部﹐我都喜歡啊。"


※※※※※


從那晚起﹐松本開始逃避著相葉。

起初是下意識的﹐到發覺自己在這樣做的時候相葉貌似也察覺到松本已經知道他喜歡他這件事情。
雖然他們開口閉口說著相葉是笨蛋傻瓜IQ近零的傢伙﹐不過有時相葉真的比任何成員敏銳。

像是封印被打開一樣﹐相葉也不再小心翼翼地對待他了。
回家時會找他一起走﹐偶爾邀請他去吃飯﹐喝酒﹐逛街。
雖然每次都被拒絕﹐不過還是依舊不時問。


Do M的相葉雅紀難得的主動。

Do S的松本潤難得的迴避。

這樣的情況﹐這樣的關係﹐究竟可以延伸多久呢?


※※※※※


答案是﹐在這種形勢下﹐果然連奇蹟男也會疲倦的。

"我明白了。" 相葉忽然悶悶地說﹐本來想拿起棋子的手也放回去。

"明白什麼?" 松本有點慌張地問。

"不會再纏著你了。" 相葉望著松本給了他一個有點模糊的微笑。

"-----咦?" 松本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到一陣悵惘的痛楚。

相葉的笑容依然掛著﹐沒有變。 "對不起呢﹐煩了你那麼久。"

一瞬間﹐相葉雅紀從桌邊消失了。

而松本潤﹐只剩下桌上的棋子當他無聲的陪伴。

沒了相葉時時用著興高采烈的鴨子般的嗓子叫他的名字。

沒了相葉的白痴卻帶點感染力的笑聲。

沒了相葉雅紀。


※※※※※


轉眼間已經是九月初了。


相葉的頭髮再次燙了﹐沒有告訴他。
相葉的皮膚再次晒黑了﹐也沒有告訴他。
而相葉﹐把私底下去沖繩玩的事情﹐只告訴櫻井。

青梅竹馬二宮和也覺得沒什麼所謂﹐松本倒聽到一肚火。


"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他立刻盤問道﹐其實真正想問的是為什麼不告訴他。

相葉回答時非常非常小聲。 "因為大家看樣子很忙﹐所以...."

"我很忙?" 松本的聲音提高了。


大野的確在拍首次主角的電視劇很忙。

二宮的確剛接了新的電視劇也被魔術徹底地迷住了﹐還是到其他成員的名字也快記不得的地步。

櫻井的確在忙著北京奧運的事情。

不過他呢?

不用說年初的隱砦三惡人﹐連花男的推銷活動也早已完畢。
沒有電視劇﹐沒有單人節目。
嚴格來說﹐頂多有PEPSI NEX的廣告吧。

比起團裡的其他三人﹐根本一點也不忙。


"那...." 相葉有點心虛地停頓一下。

"嘛﹐都已經是過去了不是嗎?" 櫻井像不忍心看著相葉被松本審問似的﹐自動替相葉開竅介入了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只有他們兩人的談話。 "他也只是不想沒必要的煩我們才不說出口的。"

"不過他不是和你說了嗎?" 松本用著非常刺人的語氣說。 "主播先生。"

櫻井的眼睛一剎那閃過微微的惱怒。 "那是因為---"

"不用幫我解釋啦﹐翔ちゃん。" 相葉靜靜地打斷了櫻井的話﹐和松本對視然後非常有禮貌的說﹕ "沒有和大家說的確是我的錯。 讓大家不滿了很抱歉﹐不過不會再有下次了﹐請放心。"

不等其他人的反應﹐相葉就這樣拿起他的包包轉身走出門口。
櫻井也趕快收拾自己的東西﹐連再見也沒說就跟在他的背後離開了突然靜下來的樂屋。


"只不過是晒黑了嘛﹐沒必要吵得這麼大吧...."

雖然大野很小聲的說﹐不過松本還是聽到了。

"你說什麼?" 他盯著大野問道。

"不﹐什麼也沒有說!" 大野笨拙地回答﹐二宮也一副你自尋死路的不理會他繼續漫不經心地洗牌。

"不過我說潤くん啊﹐為什麼這麼在意相葉さん的舉動呢?" 二宮的眼睛閃閃亮亮的﹐松本不喜歡他的表情。 像是已經看穿了他的內心﹐了解他究竟在意什麼一般。

"你很吵啊。" 松本低聲發洩他的不滿﹐沒法坦白的回答二宮的問題。 他轉頭再看了櫻井和相葉剛通過的門一眼。


相葉不會真的這麼快就放棄他吧....?

雖然已經過了那麼久... 雖然他也間接拒絕了無數次...

不過如果真正喜歡他的話﹐應該會堅持著吧?

松本忽然發現他以往的把握已經逃到不知何處了。


※※※※※


雖然相葉已經離開了一段時間﹐松本還是依舊的待在桌子邊﹐像是等著他回來一樣。
不過比起肯定相葉會回來不如說是希望他回來。

松本再次把棋子重新佈置﹐看著紫色和綠色的棋子並列在桌上。

他究竟在彆扭什麼呢?
因為相葉是男的? 因為是成員?
因為他根本從來沒有把相葉當過一個戀愛對象?

想說他不喜歡相葉﹐卻又在意他的一舉一動。
想說相葉所作的事情都與他無關﹐卻一次又一次做出與男朋友吃醋沒分別的反應。
為什麼呢? 他喜歡相葉嗎?

不﹐應該不是吧----


就這麼想的時候。

模糊地聽到相葉的沙沙的不過意外地使人寬心的嗓子叫著櫻井的名字。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

沒多想就唐突地站起來衝出去了。


※※※※※


櫻井翔本來不想捲入松本和相葉的微妙關係的。

這是他們私人問題﹐旁觀者始終都是旁觀者﹐不該插入。

不過每當相葉向他撒嬌時真的拿他沒辦法。

更何況相葉根本沒有在撒嬌﹐而是努力著想擺出平時的可愛偶像笑容扮似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看起來反而有點悲哀令人有種想抱他入懷的衝動。


"相葉ちゃん什麼都不用說﹐也不用解釋。" 櫻井當時一邊弄亂他的頭髮一邊這樣對他說。 "這樣忍耐可會內傷的啊。 相葉ちゃん按相葉ちゃん的步調就行了。 我會支持你的。"

相葉聽了後當場眼眶一紅﹐像是已經不能再忍耐一樣撲向櫻井抓住他哭了起來模模糊糊地道謝然後說著他是一個怎樣的笨蛋啊翔ちゃん不應該對他這麼好啊。

而櫻井只能默默無言地拍著他的背﹐任由他抱住他的頸子弄濕他的肩膀。


相葉後來把櫻井當成知己告訴他所有事﹐當然也包括他和松本的關係變得含糊不清的原因﹐櫻井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松本偶爾對自己特別脾氣暴躁。


之後的相葉就變得很愛黏櫻井﹐比起以前還多幾倍﹐多到連大野都注意到的地步了。

櫻井知道這是相葉的應付方式﹐想分心來忘記﹐所以也會遷就相葉配合他的動作﹐儘管在眼角能瞄到松本的眉頭正皺得很厲害。

如果松本連團員間的單純的舉動也會感到不快﹐那不就顯示他對相葉的感覺並非只暫停在成員或朋友間嗎?


說真的﹐他們日後帶給他的頭痛真的不少。

不過櫻井始終也沒有後悔他對相葉所說過的話。

雖然相葉看起來比任何人神經大條不過其實很敏感﹐很容易把心事藏起來避免他們擔心或給他們添麻煩。

就是因為知道相葉說不出他的需要﹐櫻井更樂意為相葉做些什麼。


※※※※※


某一日的節目錄影﹐除了櫻井和相葉其他三人的影子都不見了。

"吶﹐翔ちゃん﹐你說我能怎麼時候才恢復正常啊?" 相葉悶悶地說﹐問也不問就靠上櫻井的肩膀﹐櫻井也沒所謂似的繼續讀他的報紙。 "我不會真的這麼喜歡松潤吧?"

"那... 不然和我交往試試?" 櫻井笑著說﹐很明顯是在說笑的語氣﹐相葉卻默下來很認真地考慮起來。

" 翔ちゃん不行﹐" 他毫不含糊地說。 "翔ちゃん不像我們﹐要背著父母的名譽不是嗎? 將來要結婚生孩子﹐過不同的生活。翔ちゃん的心意我領了﹐不過我真的沒事的。 才不會因為失戀而死掉啊﹐我可堅強得很呢!" 說著輕輕的推了櫻井一下﹐在櫻井面上僵硬的笑容也移動到相葉的面上。

"相葉ちゃん......"

已經站起來準備走開的相葉轉身來面對他。 "嗯? 什麼事?"

"......不﹐沒什麼。"

膽小鬼櫻井翔才說不出他一瞬間不知道從那裡浮現出來的想法。

如果是相葉的話﹐也許...........


※※※※※


即使櫻井怎樣想替相葉保秘密﹐始終也瞞不過和相葉交往了12年的夥伴。


"相葉さん他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相葉和櫻井談了後沒幾天就被二宮這樣問了。

"沒沒沒有啊﹐我想你想太多了吧﹐呵呵。" 櫻井翔的演技還真的不像一般人的差。

"........想活的話就快點說實話﹐到時才想要我饒命恐怕太遲了。" 雖然口氣脅迫的﹐行為和眼睛裡所漏出來的擔心告訴了櫻井這位青梅竹馬是真的關心相葉的。

"沒什麼﹐只不過是失戀就是了。" 櫻井也乖乖的從實招來。

"失戀?" 二宮皺著眉頭說。 "那個笨蛋在喜歡人我還第一次聽見。"

"我也是。" 櫻井苦笑著。

"那對象是誰? 他應該有告訴你吧?" 雖然已經大概能猜出是誰了﹐不過還是想確認。

"不知道他們還要拍多久呢...." 櫻井一邊說﹐一邊往松本的包包死命的盯著看。

順利得到答案的二宮也接著演了起來。 "嘛﹐應該差不多吧。"


兩邊也沒有再提這件事。


※※※※※


再某一日的五人工作﹐團中的四人樂屋裡胡鬧---- 不﹐應該說是三人才對。

大宮兩小隻負責按住櫻井讓他動彈不得﹐相葉開心地幫櫻井上妝﹐當然是很濃的娘娘腔那種。

"不要動啦翔ちゃん﹐會塗得很醜啊!"

"怎麼塗也會醜好不好!" 櫻井大聲吼﹐雖然還是繼續反抗不過明顯地沒有用全力﹐面上還帶著笑意。 "我都說了不要啦不要不要不要!!"

正在把口紅瞄準的相葉﹐
跨坐在櫻井身上的相葉﹐
離櫻井的面不夠十公分的相葉﹐
就在這時被剛推門進來的松本看見。

松本的意識當場響亮地啪一聲斷了。


"相葉雅紀!!"

比起櫻井還多幾百倍殺氣的大聲吼叫使他們一同靜了下來﹐連櫻井也忘記了要逃離這件事。

"什... 什麼事?" 相葉過了一會兒才吐出來。

小小的腦袋閃過而易見的思想。 他又做錯了什麼嗎?

"跟我來﹐我有話跟你說。" 平時想也不想就會服從的命令﹐相葉這次以外地沒有動。

"我... 我們在幫翔ちゃん化妝啊。"

不說還好﹐一聽到相葉再次說出櫻井的名字松本又發怒了。

"好﹐那我就乾脆在他們面前說。" 松本一副沒所謂的表情﹐走過去然後悠閒地靠上沙發的背面。 "你不是說過你喜歡我嗎?"

沒有抬頭看看大野的驚訝的表情﹐也沒有看櫻井和二宮的面色有多麼差。相葉聽到這番話什麼都沒說﹐像是什麼反應也沒有只盯著櫻井的耳邊。

不過櫻井感覺到﹐他身上的人兒一瞬間變僵硬了。


面對這出乎意料的反應﹐松本開始結巴起來。

他是想報復剛才所見的畫面沒錯﹐不過即使這樣也不禁開始內疚做出這麼愚蠢的事。
他的目的不是想相葉在其他成員面前感到丟臉﹐不是想刻意暴露他的秘密。
他只是想... 想.... 想什麼啊?


"我... 我是說﹐我想我也可能... 喜歡你... 吧。"

這麼笨拙的告白真的難相信是從松本的口中而出的﹐如果不是在看著松本﹐恐怕也會以為是櫻井在說話。


在相葉還沒作出反應前﹐竟然是二宮搶先開口說話。

"那麼爛的告白我還第一次聽﹐比起來連櫻井さん的告白已經可以算成傑作呢。" 清晰的聲音在沈默的樂屋裡響了起來。

松本雖然一面不滿戴著我絕對會找你算賬的表情但是沒有反駁﹐因為最重要的不是二宮的評論﹐而是相葉的意見。


"太遲了。" 相葉慢慢站了起來﹐雖然聲音不大大家卻聽得很清楚。 沒有哭泣﹐不過也沒有一絲喜悅。 "潤くん﹐太遲了。 .......翔ちゃん﹐我幫你梳洗吧。"

"哦﹐嗯。" 明顯被突如其來的點名嚇了一跳的櫻井也急著跟在相葉背後﹐和還站在原地動彈不得的松本擦肩而過。


※※※※※


是他眼花嗎? 還是桌上紫色的棋子真的漸漸地變成紅色了?


※※※※※


"當初還想著應不應該幫你一把的﹐畢竟你也好像喜歡那個笨蛋﹐不過沒想到你會這樣刻意傷害他。" 過了一會兒﹐二宮難得一臉嚴肅地對松本說。

松本也難得沒有生氣馬上回嘴﹐反而還急著想替自己開竅。 "我沒有真的想傷害他的﹐只是..."

"只是每次一看見他和翔さん一起就失控忘了自我?" 二宮輕輕地哼了一聲。 "這樣子就已經會吃醋到這個地步﹐你有把握說這種事將來不會再發生嗎?"

"這....."

"我不是不同意成員交往﹐不過我可是唯一一個擁有欺騙那個笨蛋的單獨控制權喔。" 聽起來輕輕的﹐卻也帶著無比的威嚇。 松本想如果是別的情形的話一定會欣賞二宮所用的口吻。


"我出去透透氣﹐待會再回來。" 沈默很久後的說道﹐松本也沒有等二宮的回覆就走了出去。


"真差勁。" 二宮終於往他身邊瞄了一眼﹐發現大野竟然還在那裡坐在沙發面上掛著不解的表情。 "啊? 你還在啊?"

"剛剛... 說了什麼... 我完全聽不懂。" 大野無奈地說。

".......算了。" 二宮反了白眼﹐抓了包包過來抽了一副扑克牌出來。 "聽不懂比較好。"


是說這團人真的搞什麼啊﹐櫻井已經算了因為他本身已經一半白痴﹐連松本也跟著一起變笨了?


※※※※※


再轉眼間﹐十一月已經快過了一半了﹐樹葉也變色﹐天氣也變冷。

半年前的場面重新上映﹐而這次是剛好相反。

為了討好相葉﹐松本努力著平復自己的吃醋的傾向﹐對相葉溫和些﹐顯示他願意像相葉當時一樣為他等。

雖然相葉還是沒有改掉喜歡黏櫻井櫻井的習慣﹐還開始黏二宮了﹐當然大野也沒有放過﹐不過總算也沒有再對他那麼冷淡﹐會對他笑了﹐偶爾還因為松本下意識的小動作--- 像是幫想休息的相葉戴上毯子之類--- 而盯著他看好一會兒﹐松本也會像櫻井呆呆的任他看﹐雖然始終也不知道相葉在想什麼。


"吶﹐雅紀。" 猶豫了很久才說出口﹐不過還是讓相葉用明亮的眼睛注視著他。

一大早的樂屋裡只有他們兩個﹐松本想也不想就順手幫相葉拿了咖啡過來﹐而那杯咖啡就握在相葉的手裡﹐一口還沒喝。

"嗯?"

"真的太遲了嗎?"

有種返老還童的感覺﹐以為這麼幼稚的缺乏信心的他打從出道後就已經消失了﹐卻因為一樣從JR.時代起就在一起的相葉又輕易的再次浮現出來。


可能是因為還沒睡醒﹐不過相葉沒有平時那麼堅決﹐有稍稍停頓一下﹐擺出遲疑甚至有幾分害羞的表情。 "這......"


"可以給我多一次機會嗎?" 難得的低聲下氣。

相葉看樣子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


"好﹐質問到此為止!" 拍手聲隨著二宮的說道﹐剛從化妝室回來的其他兩人也跟著進來了。

"ニノ!" 相葉像是寬慰的同時也看起來有點失望的望著二宮。

"潤くん你太狡猾了﹐已經落單還想趁我們不在時佔便宜?"

那麼好的機會又被這三人毀了﹐松本的面色當然臭到不得了。 "你們又不是真的喜歡他﹐才不關你的事吧。"

"誰說的啊﹐我可會愛相葉ちゃん一生一世的!" 說著櫻井的鹹豬手也跟著搭上相葉的肩。

"除了我還有誰可以照顧那個笨蛋?" 二宮一副得意的樣子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我會和相葉ちゃん分享我以後所釣到的魚啊。" 不太多話的大野也冒出對相葉的微妙告白。

"吵死了﹐你們在是因為到到我們上妝吧? 雅紀我們走!" 站了起來﹐拉起還沒有時間作出反應的相葉然後走了出門﹐說是因為輪到他們上妝不如說是找藉口把相葉離樂屋裡那三隻遠遠的吧。


"是說ニノ你還真有一把呢﹐怎麼知道相葉ちゃん會這麼聽你話來玩松潤﹐松潤也會真的這麼有耐心等相葉ちゃん啊?" 櫻井很佩服的問正在洗牌的二宮。

"當相葉さん的死黨可不是名不虛傳啊﹐況且他又不是不知道不聽我話的話會有什麼效果。" 二宮咯咯地笑了出來。


小惡魔......... 櫻井和大野同時這樣想﹐也不禁開始同情不在場的成員了。


※※※※※


雜誌取材時﹐松本相葉分一組﹐坐上綿綿的地毯上﹐背對背和鏡頭對視擺出標準的偶像笑容。

"松潤。" 剛剛改了姿勢的相葉突然說。

"嗯?" 松本隨意的哼了一聲﹐也跟著把頭歪向一邊﹐繼續對攝影師笑。

"關於你之前的問題...." 相葉的笑容放大了一點點。 "可以啊。"

泰然自若的松本當場愣了﹐不敢相信似的探問﹕ "可以是指.....?"

"嗯。"


今天所拍的照片絕對會很美﹐攝影師一邊看著他們一瞬間變得超甜超自然的笑容一邊這樣想。


[注: 有關這些圖請參看0812 WU!]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warenai 的頭像
sawarenai

無法觸碰

sawaren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hh
  • 哈哈~妳好妳好 來打擾了:")

    我一直覺得可以寫潤的人很厲害呢
    我完全不敢去寫他(無法捉摸?!)

    很抱歉的是,一開始看到棋子我想到的是笨蛋相葉棋(!?)

    文章裡的時間線很長呢~
    果然戀愛沒有一下子就談成的:P
    很喜歡這種建立在真實背景裡的文章喔!!

    果然最後是團員愛化解一切危機(?!)
    讓兩個人最後很瀟灑的決定在一起 XD

    後續後續呢(敲碗)
  • 你好!

    很感謝你喜歡這篇文喔~
    (畢竟我的中文其實不怎麼好嘛 XD)
    我其實也覺得潤比較難寫的 (最難是LEADER!)
    因為我不想把他寫得太偏於一方的,
    他不是過於Do S, 也不是過於神經質或敏感,
    但是要寫出我心中的潤就很困難了--
    不止潤, 其他四隻也是喔。

    .....我在說什麼啊, 我自己都快搞不懂了 (苦笑)

    後續啊.... 那就要看看我有沒有什麼靈感了 (爆)
    還有我基本上用英文寫文比較順,
    所以其實平時也不怎樣用中文的 >///<

    sawarenai 於 2009/08/02 15: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