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本潤。

不喜歡小孩, 不喜歡動物。 原因為小孩太吵, 寵物太麻煩。

而兩方也一樣不喜歡他。 不是最近的事, 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這樣了。 學校裡交不到朋友, 其他的男生們不是妒忌他就取笑他, 笑他的娃娃臉說他是小婆娘。 雖然很多女生都覺得他可愛, 班裡的女同學中的人氣很高, 卻因一種莫名的疏遠感很多都怕接近他, 只敢在班裡的角落一起討論他的優點, 當然因此也引起更多男生的不滿。

回家的路程中總會經過一塊草地, 聽說他還沒出身的數十年前其實是起過一間大別墅, 住在那裡的一家很喜歡養寵物, 養了很多很多貓貓狗狗。 可能是那個原因吧, 那片地很常出現流浪貓狗, 牠們也很喜歡盯著松本來看, 每次經過時都隨著他的動作默默地凝視著他。 松本有一次試過接近牠們, 好心想餵些牛奶狗量卻換來一個抓痕和吠叫。

那好, 他才不需要什麼朋友, 什麼知己, 更不需要不領情的寵物。



※※※※※



記得小時候姐姐對他說過, 小潤啊, 這樣繼續的話你不會交到好的女朋友喔。

當時回了什麼也還記得。


有什麼關係, 那我交男朋友不就行嘛。

松本鼓起他的小臉頰哼了一聲。


沒想到現在真的變成這樣的結果。



※※※※※



相葉雅紀。

雖然大松本一歲, 卻很像一個大孩子, 真的像到不得了。

易激動, 易興奮, 易感動, 易驚嚇。 什麼想法什麼情感都一一顯露在他表情豐富的青澀臉孔上。 喜歡就會直接說喜歡, 不要什麼時就會撒嬌, 看悲劇就會哭到一塌糊塗。 非常天真, 非常單純。

就快二十七歲的他, 說過想奔跑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對, 用跑的, 只靠著他的雙腿環遊世界。

松本問, 那要跨海的國家你打算怎樣去? 游泳嗎?

跨海? 相葉的眼睛眨啊眨。 我沒有想到那麼遠啊。 不過到時候一定有辦法的, 嗯。

松本當時翻了白眼, 說那好我會事前買機票在另一邊先等你。

藏在心裡沒有說的是, 因為我害怕你會就這樣掉下我不再回來我的身邊。


好啊, 當然聽不見的相葉這樣說。

我到岸時一定會找你的。

然後松本大少爺要記得請我吃肯德基爺爺的炸雞喔。


松本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真是不懂得什麼叫浪漫的傢伙.......



※※※※※



其實相葉懂的。

所以離松本的生日只剩一周時, 沒有任何邀請任何允許就來了自己的家, 帶著一包包用來做晚餐材料, 還有一隻小巧的狗狗。

這是什麼? 松本一邊問一邊指了指正在好奇地聞他的褲腳的狗狗。

生日禮物! 相葉的即答, 比起提供答案總會帶給他更多疑問。

不理會松本充滿困惑的表情, 把鏈條交了給他就擦肩而過, 進了廚房。

沒過一會就能聽見膠袋的沙沙聲和金屬的鏗鏘聲, 和相葉提高了的嗓子繼續說道, 狗狗的名字是小巴, 對不起擅自先替牠起了名字, 不過小潤不覺得他的尾巴像勁量兔一樣不停搖動著嗎?

松本向下望了一眼, 笨拙地輕輕的拍了小巴的頭幾下。 嗯, 的確是。

所以呢, 因為小潤總是抱怨著自己一個人住很寂寞還開始在家裡自言自語變得奇怪起來了, 所以, 有小巴在的話會不會把正常的小潤變回來呢?

你..... 松本有點哭笑不得。 他想說, 我會抱怨的是因為我想你搬過來啊, 那是暗示好不好。

如果二宮那刻在場的話, 一定會對他說, 對這個極級笨蛋有所期待才是真正的笨蛋。

不說了不說了, 我要開始集中啦, 你現在和小巴玩一會兒吧, 很快就可以吃了!

松本知道相葉每天都會做早餐, 他說已經獨立了自己一個人住了還不懂得怎樣做菜很丟臉吧。 一直以來都不禁懷疑相葉是不是想要配得起自己才拼命學, 原來其實根本沒有這回事。

其實相葉真正想學做菜的原因, 是想做菜給他吃。

那天晚上的菜, 看相雖然看不出怎麼特別美味, 不過非常好吃。 能感覺到相葉的用心和誠意, 不過更多是他的愛惜。

吃飯後兩人到客廳裡的沙發坐下, 先是松本, 然後自然而然地把相葉抱進懷裡。 小巴也意外地乖巧, 靜靜地躺在房裡的角落, 眨著漆黑水亮的眼睛看著他們。

許久的沈默後, 相葉抬了頭和他對視了一會而, 然後說。


雖然禮物已經提早了一個星期給你, 不過我還是想成為第一個對小潤說生日快樂的人喔。

三十號那天我一定會加油的。


還想說些什麼的相葉終究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嚴格來說, 沒有機會說出來。

松本的嘴唇, 像相葉那晚的拜訪一樣沒有任何前兆, 突然封住相葉的, 霸道卻溫柔的吻緩慢地展開著這晚的最後一份禮物。



※※※※※



松本潤在這世上足足活了二十六年的那一天, 仿彿全世界都在替他慶祝生日。

會場吵到不得了, 雖然在廣闊的範圍裡從舞臺看到的每一塊臉都像螞蟻一樣那麼小, 合為一體唱著生日歌的聲音卻無比團結。 眼淚也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瞥了一眼旁邊的相葉, 把他的燦爛的笑容收進眼底然後閉了雙眼許了願望, 最後把全部蠟燭同時吹熄。


他不像相葉那麼無私。

他想要的不是世界和平, 很抱歉, 也和嵐的成功活動毫無關係。

他, 松本潤, 只想和相葉雅紀永遠在一起。


出來唱最後一首加演的時候, 在走道和相葉巧合的碰上。

他們快擦肩而過的那一刻, 被相葉抓著手臂不放。

一臉不解的松本轉身看著相葉把臉湊近, 感覺到濕熱的氣息在自己的耳邊。

不知道為什麼, 畢竟在數萬歌迷的瘋狂的歡呼聲當中, 相葉那沙沙的鴨子般嗓子聽起來十分清晰。


他說。


小潤, 生日快樂。

還有, 我愛你。



※※※※※



前所未有的三天國立演唱會完畢後, 大家在樂屋裡一邊更衣一邊取笑愛哭蟲第二號松本潤唱加演時再次哭泣的模樣。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warenai 的頭像
sawarenai

無法觸碰

sawaren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